“龙摄天下”摄影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337|回复: 17

尼泊尔,难说再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28 16: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摄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9月13日,我们一行7人,参加了"龙摄天下"组织的尼泊尔8天摄影团。我们7人,昨天分别从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飞往发团地成都。我大姐、妹妹和我是这个团唯一的家庭组合。龙摄天下的郎师傅接机,把我们送到翼果酒店住宿。
  一早,龙摄天下的两美女小刘,小左来酒店送机。小左自己掏钱给我们买早点,一个馒头,一杯豆浆,一个鸡蛋,钱虽不多,暖人心那!
  我们去得早,为的是先换登机牌,可挑选靠右边窗户的座位,这里可拍到珠峰,这也是龙摄天下的贴心安排。当然,我们都换到了如意座位。
  10点50起飞,晚了一个多小时。
  飞越珠峰。尼泊尔之行的最大的期盼,就是在飞机上眺望珠穆朗玛峰。在飞过诸多连绵雪峰后,机上扩音器终于响起"前面就是珠峰了"。其实之前大姐就指着在白云之上的两个突兀的尖峰,问我那是山还是云,我还真当成云了。真见珠峰那一刻,我震撼了!天上万朵白云飘,飘不过那座峰,所有所有的云,遮不住罩不住,唯一的,无人撼动的,傲然耸立在万物之上的、地球三极之首——珠穆朗玛峰!
  一过珠峰,景象完全不同,我们中国那边,荒山野岭,不毛之地;尼泊尔这边,山是绿的,谷底是绿的,深绿浅绿各不同,一派生机盎然。都是一山滋养,咋就差别这么大?
  尼泊尔国际机场没有廊桥,一眼可望到边的停机坪到处有茅草相间。下机坐摆渡车进航站楼,其实直线距离不过百把米。感受温馨,人家是把我们当贵客啊!
  加德满都好歹是首都,却是跟我们国家六七十年代的农村差不多。没有一条好路,一辆好车,到处尘土飞扬,人、车混行,唯一一处红绿灯还不亮。交通警察混迹在人流车流中指挥,不是别的,是因为马路太窄太烂,人们太自由。第一映像跟我们国家作着比较,人家是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下的尘土马路,我们是昏不见天日下的干净马路。
  我们的导游是当地人,名拉维,中年汉子,粗眉大眼,在我们国家上过大学,普通话还算不错。下午拉维带我们去了离加都仅30分钟路程的一个原住村落。村庄最大最高的建筑是一座白色石材寺庙,下面是四方回廊,上方是逐渐减小的陀螺式塔峰。寺庙坐落在村庄中间,斑驳的塔体看上去年代久远。塔庙周围一圈是连在一起的民宅,红砖垒砌,不过两三层,十分破旧,但让人叹为观止的是雕花的木窗,仿佛在述说着历史,传递着智慧,展现着艺术。人没有因贫穷,丢掉历史,丢掉传统,丢掉自尊。在不大的广场上,有在水井旁洗澡,洗头发的女人,有来来回回头顶背篓的村民,有收拾玉米的农妇,有无所事事蹲在门前的台阶上晒太阳的男人,更多的是跟我们讨要糖果的孩子们,虽然衣衫不整,蓬头垢面,但细看,长得真漂亮,大眼睛,高鼻粱,曲卷的头发,特别是那清澈的眼神。更有无视人们存在的黑狗,灰鸽,绿鹦鹉,麻鸭子或在广场上蜷缩挡道,或在塔尖上飞舞,或狗鸽同饮一池水。当然,我们这群照相的人,一通抢拍,也为这里又添一类人。
  我妹妹不拍照,却跟这里的孩子们玩闹起来。我也突发奇想,放下相机,带着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在这个简陋的院场上,走模特步。天真的孩子们簇拥在我的左右,亦步亦趋地认真地模仿着我的动作,他们大概从来没有这样走过这样的猫步,几个孩子都走成手脚同边的顺拐了,却全然不知,仍然乐此不疲地跟着我走过去,又转身走过来,把在一边看着的我大姐、妹妹笑得直不起腰。我和这里的孩子们,虽然国度、民族、语言、肤色、宗教不同,但毫不影响我们的交流,因为快乐是可以传递的,微笑是可以感染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8 16: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5486-1.jpg

在不大的广场上,有收拾玉米的农妇
DSC_5560-1.jpg
  村庄的孩子虽然蓬头垢面,但细看,长得真漂亮,大眼睛,高鼻粱,曲卷的头发,特别是那清澈的眼神。
IMG_6714.jpg
IMG_6717.jpg
  我带着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在这个简陋的院场上,走模特步,我们虽然国度、民族、语言、肤色、宗教不同,但毫不影响我们的交流,因为快乐是可以传递的,微笑是可以感染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8 17: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14日,昨天半夜,雷声震震,大雨倾盆,但清早天空却放晴了。按计划去南边的又一村落拍晨雾和人文。到了第一个点,拉维说今天看来山坳里没有晨雾了,一般冬季几率大些。只能拍人文了。没想到的是,到了村边,在另一角度,远处雪山清晰可见,一座是海拔7000多米的朗当雪山,一座是海拔6000多米的加娜丝雪山。雪山山形俊俏,完美的三角型清晰可见。近处,是一忘无际的新绿梯田,在雪山和梯田之间,是错落有致的红砖房屋。天空渐渐放亮,雪山慢慢染成金色。就在此时,一群又一群白鹭展翅向我们飞来,我们惊呆了,老天这样眷顾我们,这是一幅怎样的画卷啊!我们手忙脚乱的连按快门。更让我们喜上加喜的是,晨雾不知什么时候从山野的一端慢慢的飘散过来,村庄,绿树,梯田在雾中变得若隐若现,此时阳光开始一点一点的给力,一会儿把村庄打亮,一会儿又把梯田的某一处打亮。一个美丽梦幻般的早晨就在我们欢快的快门声中开始了。从来看雪山不易,要冒高原反应痛苦的风险不说,拍到的就是雪山,没有漂亮的前景,特别是没有象今天这样视野开阔且如诗如画的前景!我心里这个美啊,就凭拍到这一个景,就可打道回府了。
  随后我们进村拍人文,也有收获。一些景观印象深刻,女人当街沐浴(半裸上半身),男人爱读报,儿童目光清澈。清早人们最忙碌的是敬香礼佛。拉维告诉我们,尼泊尔80%的人信印度教,16%的人信佛教,剩下的信伊斯兰等教。当阳光照亮这个村庄,触目可及的是,烧香的烟雾,敲钟撞铃的声响,庙塔周围转圈儿的男男女女以及无所不在的狗,羊充斥这这里每一个角落。
  下午去到帕苏帕提纳斯印度教古庙,因这里的传统葬礼、这里的河流,这里的苦行僧,这里的金顶庙而成为世界文化遗产。拉维介绍说,他们民族信奉5种元素:天、地、水、空气、火,缺一不可。人的一生脚踩大地,人死后,火葬,烧成的烟上升,回归于空气、天,剩下骨灰到进河流,回归于水,就圆满了。尼泊尔人不分种族,等级,死后都要火葬,只不过,贵族在河的上游烧,贫民在河的下游烧。火葬每天都在进行。我们也目睹了全过程。生命的轮回就这样在你眼前赫然演绎着,。此时我又想起拉维说起的这里人们信奉的三种神——创造神:梵天(创造了万物)、保护神:毗湿奴(主宰人的平安)、破坏神:湿婆(主宰人的出生和死亡)。我叹然,尼泊尔人的生死观有如此洞穿一切的睿智。
  在这里,河流的另一面,聚集着、别处少有看到的苦行僧,穿着以亮黄为主色调的长袍,脸上涂满了五颜六色的纹饰,不知留了多少年的不洗的长发盘在头上,他们坐在这里唯一可干的事,就是向我们索要钱币后,摆出姿态来,让我们拍照。从他们的呆滞目光中,不知还能保留多少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8 17: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后乘车约半个小时,来到被称之为天下博物馆的古城巴德岗,这里又是尼泊尔的世界文化遗产。为了保护古城,在城里一般不能建新房,就是在老城边上建,也要与老城的风格一致,即红砖墙,雕花木窗。我们的17座面包车也限制入城,我们花了20多分钟徒步走到景点,这也是我们在尼泊尔全部行程中,步行最远的距离。一入老城,映入眼帘的就是坐落在杜巴广场上的几座式样造型各不相同建筑,令我感叹的是最高统治者住的皇宫和普通百姓每天做朝拜的寺庙等宗教场所距离之近,简直就象一个院子里,走几步就可串门的不同房间。夕阳西斜,余辉洒在杜巴广场上,原就古朴的建筑更显沧桑和温柔。随后,我们入住巴德刚的酒店,小巧精致,四层楼,每层楼仅四个房间。一楼是个露天西餐厅。铁艺桌椅,映衬在暗红色的墙壁,桔黄的餐灯下,又呈现出另一番格调。

DSC_5641-1.jpg

  就在此时,一群又一群的白鹭展翅向我们飞来,我们惊呆了,老天这样眷顾我们,这是一幅怎样的画卷啊!
DSC_5731-1.jpg

  远处雪山清晰可见,近处,是一忘无际的新绿梯田,在雪山和梯田之间,是错落有致的红砖房屋。此时阳光开始一点一点的给力,一会儿把村庄打亮,一会儿又把梯田的某一处打亮。一个美丽梦幻般的早晨就在我们欢快的快门声中开始了。
DSC_5902-1.jpg

DSC_5936-1.jpg

DSC_5993-1.jpg

女人当街沐浴(半裸上半身),男人爱读报,儿童目光清澈。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8 17: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6034-1.jpg DSC_6047.jpg

  在这里,河流的另一面,聚集着、别处少有看到的苦行僧,穿着以亮黄为主色调的长袍,脸上涂满了五颜六色的纹饰,不知留了多少年的不洗的长发盘在头上,他们坐在这里唯一可干的事,就是向我们索要钱币后,摆出姿态来,让我们拍照。从他们的呆滞目光中,不知还能保留多少故事。
DSC_6090-1.jpg

  最高统治者住的皇宫和普通百姓每天做朝拜的寺庙等宗教场所距离之近,简直就象一个院子里,走几步就可串门的不同房间。夕阳西斜,余辉洒在杜巴广场上,原就古朴的建筑更显沧桑和温柔。
  9月15日,哗哗下个不停的雨声和间或响起的沉闷的钟声、清脆的铃声、此起彼伏的狗吠声把我从睡梦钟缓缓唤醒。我估摸着离我们4点50分起床差不了十来分钟了,拍日出甚至全天拍照都要泡汤。然而老天再一次眷顾我们,雨声渐渐停下来了。我们又幸运的开始了一天的拍照。我们登上宾馆的平台,看着瓦蓝的天空下、群山环抱下巴德岗古城在慢慢苏醒。远处金色的雪峰和近处的神庙穹顶的剪影成对角线的遥相呼应,更显古城的神秘和庄重。毕竟大雨刚刚收住,天空的云层仍然厚重,太阳顽强的从缝隙中穿透,与多处炊烟相聚缠绕,使远处山坡上的树木、村庄披上了蝉翼般的薄纱,宛如仙境。走出宾馆,杜巴广场已有了穿梭不息的做佛事虔诚的信徒和赶早集的人们。杜巴广场四周是数条小巷,小巷很窄,仅容一辆小车,路面是起伏不平的红砖路,靠近广场的小巷以买蔬菜水果肉类居多。这里的蔬菜看个头,就绝对是有机菜,跟国内比绝对是超小号。称重量的,也是在国内看不见的各式各样的天平称。这里的棚户,店铺,物件到处都可以看到我们从前的历史——原始,简陋,笨重。离广场稍远的小巷,两边是斑驳的红砖的四五层楼房中间没有缝隙,窗户是清一色的各式各样雕刻精美的木窗,楼下几乎都开了门面,买这里的特产,诸如围巾,木雕,铜器,刀具,面具,穿梭其中的是身着色彩艳丽的尼泊尔服饰的女人们,这一切构成了一幅幅象中世纪的油画。在拉维的带领下,我们去参观了木雕博物馆。这里的博物馆不是摆放木雕器件,而是以整栋建筑物来展示,它所有的木质门窗、回廊上的雕刻都是精美珍贵的艺术品。一块块斑驳灰色的砖墙、一扇扇桐油般青黑色的雕花木窗在很少透进来的阳光抚摸下,让所有站在它面前的人,都有穿越千年的恍惚。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8 17: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我们离开巴德岗,到了尼泊尔的第三站,杜利凯尔。我们住的酒店在山顶上的别墅。在房间里就可以远看雪山,这恐怕在任何地方都不能实现的。
DSC_6112-1.jpg DSC_6210-1.jpg

  瓦蓝的天空下、群山环抱下巴德岗古城在慢慢苏醒。远处金色的雪峰和近处的神庙穹顶的剪影成对角线的遥相呼应,更显古城的神秘和庄重。
DSC_6265.jpg

  称重量的,也是在国内看不见的各式各样的天平称。这里的棚户,店铺,物件到处都可以看到我们从前的历史——原始,简陋,笨重。
DSC_6366-1.jpg

  我们参观了木雕博物馆。这里的博物馆不是摆放木雕器件,而是以整栋建筑物来展示,它所有的木质门窗、回廊上的雕刻都是精美珍贵的艺术品。一块块斑驳灰色的砖墙、一扇扇桐油般青黑色的雕花木窗在很少透进来的阳光抚摸下,让所有站在它面前的人,都有穿越千年的恍惚。
DSC_6341.jpg DSC_6400-1.jpg

  离广场稍远的小巷,两边是斑驳的红砖的四五层楼房中间没有缝隙,窗户是清一色的各式各样雕刻精美的木窗,楼下几乎都开了门面,买这里的特产,诸如围巾,木雕,铜器,刀具,面具,穿梭其中的是身着色彩艳丽的尼泊尔服饰的女人们,这一切构成了一幅幅象中世纪的油画。
DSC_6675.jpg

  我们在杜利凯尔的酒店。酒店房间大、床大,又坐落在空气洁净的苍山深处,要出发了,人还在睡梦中。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8 17: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16日,昨晚开凉台门睡觉,半夜就不舒服了。一早起来,也只穿了一条薄裤,清早在海拔1600米的山上拍照,不时有浓雾阵阵袭来,当时不觉得,拍完就感到人很不舒服了。
  在我们住的楼顶平台上,群山环抱四周,特别是刚起床,从我们房间的凉台往外望去,漆黑的山峦上,农家早起的灯,一盏盏镶嵌在万壑中,象厚厚的黑天鹅绒上缀满了璀璨的宝石,华贵无比。可惜等我把家伙准备好,山色浅了,灯不在闪了。今天老天不再眷顾我们,雾太浓了,紧紧锁住群山,更锁住云层后面的连绵的雪峰。
  早餐后,拉维带我们又去了一个古村落。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把村子和外面隔开了,一座石桥、一座铁索桥连接了外面的世界。村子很安静,泥土小路很干净,村子里有做宗教诵经的;有妇女洗衣后,把花花绿绿的被单,衣裤就地晾晒在河边或自家的石台上;在几个较开阔的平地上,有上了岁数的妇人在翻晒玉米谷粒;土墙根前,仍有无所事事的男人在晒太阳;老式红砖墙壁上的小木窗中,不时有老少男女探出头来,就像一幅画框,镶嵌在年代久远的厅堂上。村子的背面又有一条流淌的小河,河对面是成片成片的绿色的稻田,不时有穿着色彩鲜艳的尼泊尔服装的女人穿行其中。
  下午我们又回到了加德满都,那人那车那尘土那汽车喇叭声把整个加都塞得满满当当。
  去加都的杜巴广场,虽然几百年的庙宇、皇宫、菩提树依然完好无损,但与巴德岗的杜巴广场截然不同的是,少了许多历史的沉寂,更多的是现代商业的喧嚣拥挤。值得一看的是尼泊尔独有的活女神庙。之前听了很多关于活女神的说法,但当我们仰望已久时,活女神才姗姗从三楼的窗户里露脸,现身仅短短3分钟,始终目不正视,一直斜眼看着在她左下方做大饼的地方。神也是人呵,更何况那么小,就被束缚在那么狭小的空间里。
  老皇宫是12世纪修建的,五层楼阁,相当我们的十多层楼高。我们艰难的爬到最高层,可俯瞰加都全城。拉维说,当年国王在最高窗户里看全城,谁家吃饭时,农舍不冒炊烟,就说明这家里没粮了,国王就要去送粮。仁君爱民,老百姓是会传颂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8 17: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7447.jpg

  妇女洗衣后,把花花绿绿的被单,衣裤就地晾晒在河边或自家的石台上。

DSC_6780-1.jpg DSC_6772-1-3.jpg

  村子的背面又有一条流淌的小河,河对面是成片成片的绿色的稻田,不时有穿着色彩鲜艳的尼泊尔服装的女人穿行其中。
DSC_6730-1-2.jpg

  老式红砖墙壁上的小木窗中,不时有老少男女探出头来,就像一幅画框,镶嵌在年代久远的厅堂上。
DSC_6878-1.jpg

  老皇宫是12世纪修建的,五层楼阁,相当我们的十多层楼高。我们艰难的爬到最高层,可俯瞰加都全城。拉维说,当年国王在最高窗户里看全城,谁家吃饭时,农舍不冒炊烟,就说明这家里没粮了,国王就要去送粮。仁君爱民,老百姓是会传颂的。
  9月17日,唯一一天早起没拍片。今天为了赶往尼泊尔之行的最后一个景点____博卡拉。早上6点30分出发,路上吃中餐,小憩,拍些路过小景,下午1点半到目的地。沿路看到是花花绿绿的汽车,除了小轿车外,大卡车,大巴车,甚至油罐车,都是用彩绘喷涂了个周遭,连前挡风玻璃都被彩绘成仅剩下个"猫眼"。每一辆车颜色多达七八种,尤以桔黄色、玫红色、油绿色、明黄色居多。就连路旁的农舍、方便区都用油漆刷成纯度,明度极高的各种色彩。尽管在乡村,尼泊尔的青年、中年、甚至老年妇女仍是穿着色彩鲜艳的传统服装,上身是长到膝盖下面的裙子,下身类似哈伦裤,脖子上有还从前向后搭下的长长丝巾,颜色是裙子和裤子颜色的主体色调,非常协调漂亮。这诸多色彩点缀在蓝天白云下、点缀在夏日成片的绿色梯田里,煞是好看。
  博卡拉是度假圣地,山峦起伏,是看造型漂亮的鱼尾峰雪山的好地方。下午稍作休息,登上山顶,拍落日下的雪山。群山之下,又是一大片开阔地。在绿色的田野中,一条宽大的河流,呈一个漂亮的大S形穿越其中,与我们国内新疆喀纳斯的月亮湾有异曲同工之妙。厚此薄彼的云层,不时地把隐藏在后面的雪峰先后给我们露了个脸。一小会儿,连绵起伏的雪峰慢慢开始有了金色的皇冠了,小面积的日照金山现身了,我们当然不会放过。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8 17:31:28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6826.jpg DSC_6828-1.jpg DSC_6837.jpg DSC_6959.jpg

  尽管在乡村,尼泊尔的青年、中年、甚至老年妇女仍是穿着色彩鲜艳的传统服装,上身是长到膝盖下面的裙子,下身类似哈伦裤,脖子上有还从前向后搭下的长长丝巾,颜色是裙子和裤子颜色的主体色调,非常协调漂亮。
DSC_7114-1.jpg

  群山之下,又是一大片开阔地。在绿色的田野中,一条宽大的河流,呈一个漂亮的大S形穿越其中,与我们国内新疆喀纳斯的月亮湾有异曲同工之妙。
  9月18日,早上4点半就出发去拍鱼尾峰的日出。15分钟车程,10分钟徒步,就到了与昨天不一样的拍摄平台。我们好像是第一拨,与国内任何一个热门摄影景点不同的是机位不用抢。我们站的地方地势很高,前面很开阔,没有任何不良遮挡物。天还很黑,抬头夜空中星星还未退去,低头群山上万家灯火已点亮。尼泊尔人很勤快,特别是妇女起得要更早。渐渐的,天空慢慢变色了,幽蓝色,深青色,灰蓝色;天空没有一丝云彩,远处群山之巅,巍巍雪山开始清晰地水墨色地以各种几何图形一一呈现在我们面前。不知不觉中周围人越来越多,全是老外,当然还是中国人多,拿专业机的还真不多,有的甚至就是眼看,这也是一种境界。东方开始鱼肚白了,不经意间雪山从峰尖开始慢慢往下染金了。眼前不是一座雪峰,而是在天边连成一片,第一次,我的相机拍不了全景了。随着太阳徐徐升起,阳光与盆地里腾升的雾气相会,在山形的阻隔下,形成一道道深浅不同的光线,把原本厚重的群山描绘有了透明轻盈的感觉。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8 17: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宾馆,饥肠咕咕,在宾馆的西餐厅,饱餐了一顿。两个煎鸡蛋,一碗燕麦粥,两截火腿肠,一片面包,两块油饼,一杯牛奶,蔬菜水果若干。辛苦工作后,吃饭真香。
  从昨天到现在,才把我们住的酒店好好看了一下。酒店名称,花园酒店,5星级。明副其实的花园,有九洞高尔夫球场,草坪修剪得很好,各种热带植物随处可见,红砖木制结合的三层建筑,古香古色。大堂非常气派,落地大窗与外面的红花绿草相通,仿佛就像在植物园中。进门前方,就是最具尼泊尔特色的孔雀窗。还有室外游泳池,我们住的房间就可看到鱼尾峰,还看到了只有雪峰独有的旗云。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拿起相机,走出酒店,去捕获随时的"艳遇"。路两旁就是大块的水稻田,一条小路进去,一户人家的小院,刚洗过的衣服,被单,花花绿绿的晒在一条细细的长绳上,后面就是他家的绿色稻田,再往远处,就是白雪皑皑的鱼尾峰了。这真是雪山脚下有人家。
  永远也忘不了的微笑。在粗大的菩提树下,一位当地中年男子,迎着我们友善地微笑着,8颗雪白的牙齿,恰到好处的露在他十分松弛的黝黑脸庞上,头也随着微笑有节律地又不易察觉地晃动着。他在跟我们打招呼,好像是让我们坐他的摩托车去看湖。他是在做生意,但他一脸真诚的笑意,毫没有生意人的伪善。其实,何止是他,几天下来,我们所见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是一样的微笑,一样的友善。
  落日前,来到费瓦湖。我是武汉东湖边上的来人,费瓦湖虽没东湖那么大气势,但它是那样的静谧,特别是在落日层云的映照下,那样的微澜不惊,让谁看了,都会变得很绅士很淑女了。
DSC_7282-1.jpg

  不知不觉中周围人越来越多,全是老外,当然还是中国人多,拿专业机的还真不多,有的甚至就是眼看,这也是一种境界。
DSC_7330-1.jpg

  随着太阳徐徐升起,阳光与盆地里腾升的雾气相会,在山形的阻隔下,形成一道道深浅不同的光线,把原本厚重的群山描绘有了透明轻盈的感觉。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龙摄天下 ( 蜀ICP备11020880号 )

GMT+8, 2019-11-19 19:07 , Processed in 0.09374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